北京pk10注册送彩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69|回复: 0

洪秀柱提两岸定位5字原则(全文)

[复制链接]

6

主题

6

帖子

22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22
发表于 2018-7-5 01:25:2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核心提示:洪秀柱在闭关三天后举行记者会,发表闭关感言《反省与承担》。洪秀柱认为,台湾目前最大的政治困局就是民粹狂潮。而民粹氛围的出现,则是两岸问题不得解决。因此,为两岸创造和平稳定的架构,乃是台湾得以解除困境的起点,所以她不仅主张要巩固九二共识,还希望能够延续、深化,进行两岸政治协商,在恪遵宪法、平等尊严、民意为本的原则下,签署两岸和平协定,共同确定“分治不分裂”的两岸定位原则,并同时解决国际参与、永久和平的问题。              
国民党参选人洪秀柱上周三深夜突然宣布闭关沉思,引发各界震惊,闭关3天后,洪秀柱今上午举行记者会,强调她不会退选,并邀请民进党主席蔡英文“一起透过女性无私的良知与深厚的爱心,终结蓝绿立场的恶斗和理盲偏见的民粹,将各自关键的理念与做法,透过反覆的说明与辩证,交给选民抉择;让社会因为选举变得更好,真正透过民主走出美好未来。”
洪秀柱说“视这段时间烈火焚身的锻链,为上天对我的试炼,所有流言语观望到此为止,我会为我的信念奋斗到底,绝不退缩”,闭关期间发现台湾真的病了,病因不再政策而在政治,在我们这些从事政治的人。
洪提到高中生为了课纲冲进教育部,“我们真的做错了,过去二十多年,为了争夺政治权力,做了最坏示范,要彻底反省,真诚道歉,政治离开真诚,不过就是高明的骗术。”洪说,即使孙运璿、李国鼎处在今天的政治圈,能做事吗?
洪秀柱记者会上表示,闭关这几天,她一个人一直在深思与反省,她承认在知识上有待充实、经验上仍有不足,不过也因为她的平凡,期许自己要向有能力的人看齐,只有这样才能承担重任。
洪秀柱认为“台湾社会真的病了”,因为社会上有许多良善面向,但一进入政治领域就变了,并直言病因不在政策而是是政治。洪秀柱也提到“反课纲冲教育部”事件,她认为看到高中生冲到教育部让她心无比沉重,让她领悟“做错了”,过去20多年做了坏示范,应该要反省、道歉。
里面提到她的两岸政策,洪秀柱说,她主张延续“九二共识”,并且深化后进行两岸政治协商,在遵守宪法、平等尊严与民意为本的原则下,签署两岸和平协定,共同确定“分治不分裂”的两岸定位原则。
同时洪秀柱也在记者会上强调“参选到底”,为了就是要找回台湾正面力量,并会抱持初衷,比以往更坚定的走下去,也请大家深思台湾需要怎样的品格的领导人,并提出“真诚而非虚假、质朴而非狭隘、能力而非权谋、包容而非含混、自重而非自恋、坚定而非固执”等36字,呼吁成为我们领导人的必要品格。
以下是演讲全文:
以下是《反省与承担》洪秀柱闭关感言全文:
各位朋友、各位女士先生:
大家好!几天不见,抱歉!让大家挂心了。
这几天我在山中静思。由于这段时间的纷纷扰扰,我需要在完全安静的状态下,以宁静的心面对自己,仔细检讨这段时间的种种,把问题的所有层面再看清楚。也想清楚该如何继续出发,走我该走的路。
我是带着许多问题与困惑来静思的。几年来我心头一直有着许多疑问,我们社会有那么多良善的面向,比如志工的无私奉献,民间的敦厚人情,但一旦进入政治领域,这些好像都变了。我们社会为何可以如此容忍政治人物的不真诚?如此的翻云覆雨?我常想,无论马英九的个人和施政,各界有多少不同看法与评价,他毕竟兢兢业业,清廉自守,为什么这样一个人的民调和民间声望,竟然会低于极度贪腐弄权的陈水扁?人民为何如此苛责于马而宽待于扁?这公道吗?何以李登辉在每次背信忘义和数典忘祖之后,却都能得到曲意回护,乃至于他终于敢说出古今中外一个领导人,所能说出的最恬不知耻的话?而在他背叛国人,贻笑中外之后,为何泛绿朋友还能宽容?他们究竟怎么考虑这个涉及忠诚与公义的问题呢?还有公义吗?还有是非吗? 
我在想,圣经里呼吁人民要高举公义的大旗,这面大旗为何不能真正在台湾高举?是台湾还不够民主?还是转型正义做得不彻底?又或者这二十多年来,由于我们没有处理好身分认同与两岸关系何去何从的大问题,以致让政客们得以任意煽动人民的情绪?坦白说这二十多年以来,台湾的社会不就陷入了另一种形式的民主内战吗?当认同成为内战的主要诉求时,把切割式的认同视为最高价值,对不认同自己者,视为其心必异的非我族类,因此,人与人间基本的道德,政治人物应有的规范,社会其它良善的价值,是不是也就变得都不重要了呢? 
这些问题都常让我辗转反侧,最近尤其深深困扰了我,于是我知道我必须先清澈一下自己,否则我内心无法宁定,必然无法走好往下的路,所以我选择了暂时放下一切,静思自省。 
也许人在心定下来之后,格外会看清楚一些事。几天下来,我益发确定我们这个社会真的生病了,而且病得不轻。这个病若不赶快救治,就要病入膏肓了。而我处在斯时斯地,就没有逃避的余地。
前天我看到了一段影片,是李登辉过九十岁生日的画面,在祝寿者中出现了两位他的衣钵传人。一位是民进党的蔡主席,另一位则是宋省长。这画面总让我感到一种特别的感慨。
李登辉先生曾用血书宣示加入日本皇军,后又加入过共产党,后来背叛了他的同志,也加入了国民党,国民党当然也点滴在心。他担任过台湾地区领导人,但他却赞扬皇民史观,附和军国主义,完全无视于军国主义曾为中华民国带来的灾难。之前他主张钓鱼岛是日本的,将国土拱手送人,前些天又宣称原来他效忠的是日本。这种政治背叛与卖国行径能不令人瞠目咋舌?至于蔡主席,是李先生的爱徒,她为李先生炮制了切割两岸认同的两国论,也曾宣称中华民国是流亡政府,现在却又回来选台湾地区领导人了。她一直到今天,都还不愿吐露她心中对中华民国的真实看法。我感到奇特的是,我们的社会好像也不以为意。老话说“风俗之厚薄,系乎一二人心之所向”,当庙堂人物公然以翻云覆雨为能事时,社会怎么会不生病呢?但是,我也不禁要问,究竟是甚么力量使得这些人还能如此堂而皇之地呼风唤雨呢?
最近发生的高中生反课纲微调行动,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。二十年前,民进党以民主为名,发动了党政军退出校园的运动,希望还给校园纯净的空间。二十年后,国民党真的退出校园了,但民进党却进入了校园,还不只进入了大学,更进入了高中。他们发动大学生学运也就算了,现在还要鼓动未成年的高中生来发动学运。而且这个学运想推动的内容是甚么?是要反对依据宪法所订定的课纲,而改依日本的殖民史观来订定课纲。这些可都是涉及国族认同的史观大问题啊!更甚的是,当这个学运不幸有人轻生时,民进党还希望踩着血迹来扩大战果,我们的社会好像也依然不以为意。像这样可以把政治黑手伸入未成年人世界的行径,是甚么心态让我们社会居然可以容忍呢? 
这些事例,这几年来实在太多了,媒体上整天连篇累牍的造谣污蔑,网路上各种不负责任的批评谩骂,我们好像都不能遏止,这个社会似乎在某些领域就是陷入了歇斯底里状态,整个价值也都陷入了混乱。前些天一则报导说,我们现在的老师们职业成就感越来越低,因为在许多家长的霸凌下,老师们已经不敢管学生了。其实何止老师,任何涉及公领域的部门,不都有着同样的感慨?前些天台风灾后,有多少维修人员被包围,被打,只因为没有先去维修某些人受损的灾情?我们都知道这些事并不是社会的常态,但是只要涉及了公领域,我们社会好像就乱了。为什么会这样呢?
我曾说我们的社会是一个危机社会,我们内外在的挑战极多,包括我们存在着安全的威胁,我们的经济存在着停滞的现象,我们有高龄化、少子化的问题,我们有贫富差距扩大的危险等等不一而足的问题,这些都是事实,也都需要有良好的政策与决策的执行品质,才可以逐渐解pk平台注册送彩金88元决这些问题。可是坦白说,我们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条件,因为更重要的是我们社会存在着撕裂的危机,这撕裂的危机已经造成了政治上的恶斗、公共事务上的无法决策,乃至意识上的分裂与人民间的仇视,这些问题已经深深困扰着我们,但大家却又似乎束手无策。我上面所说的种种现象,就是明显的例证。
这次闭关,可以说我把这个问题看得更透彻了。我说我们的社会病了,我们的社会真的病了,各位试想,如果社会不在意真诚,我们哪有信任?如果社会不在意是非,我们哪有道德?如果社会不在意理性,我们哪有方向?如果社会不在意因果,我们哪有明天?
我们的社会真的病了,“病因不在政策,而在政治,更在我们这些从事政治的人”。很多人都说,那些创造了台湾经济奇迹的重要官员,比如孙运璿、李国鼎等前辈,如果在今天的政坛,他们也一样束手无策,因为他们就算再会拟定政策,也没有政治空间可以让他们挥洒。所以我们是病在政治,政治上有太多人不择手段,视不真诚与反覆为能干,视能卷起风潮以谋取政治利益为本事,上可以背叛国家,下当然就可以党同伐异,上行下效的结果,国事也就不堪闻问了。
如果说这个病还只是一些个别的人的不择手段,也许还好。但是我很清楚地看到,它已经发展为一种“民粹政治”的结构,一个最简单的例子,就是可以因为一个部队管教不当的事件而把军法整个给废掉了,这是一种成比例的理性决策吗?可是民粹政治已经成为一头怪兽,只要发动,就没有人可以抵挡得住,它以摧枯拉朽之势,成为最重要的决策方式。
而且很不幸的,这个民粹政治的发动力量,主要掌握在绿营人士以及部分所谓的名嘴与媒体手里,他们拥有定义敌我的权力,于是民粹的刀锋所指,对象就很快被辗成碎粉。这当然不是说绿营有多厉害,之所以造成这股民粹的狂潮,绿营固然要负相当责任,蓝营的放弃抵抗,乃至部分有影响力人士的推波助澜,恐怕也要负起同等的责任。
所以不只社会病成了这样,我还看到我们的党也病了。也许各位还记得,我六月十日在中央党部的讲话,我说这么些年我们的党在立场上是不是产生了漂移,我们“是不是总在不该模糊的地方模糊了,在不该妥协的地方妥协了,也在不该姑息的地方姑息了,更在不该放弃的地方放弃了”。的确,这些年来,我们的党经常让外界感到是软弱的、媚俗的、没有立场的、遇到压力就立刻退却的。最近的一个例子就是课纲问题,我们的教育部遇到了压力,就只好同意新旧两案并行,放弃了自己的立场,让违背宪法的课纲与遵守宪法的课纲并存。为甚么会如此呢?
这段时间以来,在这点上我的感觉更是深刻。这段日子,有不少人好意地告诉我,选举的首要目标就是胜选,只有赢得选举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,因而胜选是唯一的真理。也有人用他的经验告诉我,我们台湾人民“好骗不好教”,不要谈太深的道理,人民是听不懂的,要迎合多数人的想法,才能得到选票。是这样的吗?我了解他们是关心我,也希望我能够胜选。静思期间我不断地问我自己,选举要求胜选好像是天经地义的,但我们该要一种甚么样的胜选?台湾这二十年来经常有选举,胜选的人无数,领导人也换了好几位,他们都胜选了,台湾却每下愈况,请问这样的胜选有何意义?
坦白说,我们许多同志对民粹狂潮不是无感,但的确有很多人总认为这些问题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,很难在短时间内厘清,而在选举频繁的状况下,也就常常因循而不去解决了。渐渐地当话语权落入了绿营手里,就成了积重难返的局面。于是从先前的忍辱负重,然后不断被软土深掘,到最后甚至有些人也变成这股民粹狂潮的俘虏,也跟随这些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北京pk10注册送彩金

GMT+8, 2018-12-19 12:14 , Processed in 0.620640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